曦月.moonsun

一只横着走的日月狗.三字情书郑秀妍.moomoo sone panda

The star the sun.(BE)

这是文星伊身边没有金容仙的第一年.
一年前的今天,金容仙在官咖上毫无预兆地发布了退出mamamoo的声明。
文星伊的脑袋轰地一下就炸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公司,换来的却只有代表一句:“容仙xi自己提出要退出的,至于她人,可能已经到国外了吧。”
国外?文星伊无力地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昨天之前她都和金容仙在一起,金容仙怎么可能去收拾行李,办护照,买机票。
直到她赶到金容仙家,打开门看见空荡荡的屋子,她的心,支离破碎。
为什么...
两个妹妹也来到了金容仙家,进门就看到了瘫在沙发上的文星伊。
“飘里欧尼...”
文星伊的心有多痛,她们怎么会不知道。她和金容仙曾经那么甜蜜,丁辉人和安惠真每天可以被塞上好几吨狗粮。
但是她们两个何尝不是一样。
三个人相拥在金容仙家的沙发上大哭了一场。
“孩子们,容仙欧尼不在了,mamamoo还得一样的走。”
金容仙,你一声不吭的走掉,我文星伊有多想你,你知道吗?
金容仙走后的一年里,文星伊把所有压力都变成了工作的动力,在solo和mamamoo 活跃地活动着,官方澄清金容仙是自愿退出组合后,mamamoo像往常一样受到大众的喜爱。文星伊的solo也成功了,获得了好几个一位。
Mamamoo在她们三个的努力下,又闪耀了一年,昨天,她们三个决定,组合解散,今天,是mamamoo最后一场演唱会,而文星伊现在,正是去往演唱会的路上。
车子过了隧道,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忽然想起安惠真以前在直播里在车上看见阳光后,那一声,啊容仙欧尼。
星风花太阳,金容仙的第一首自作曲,那个晚上,她和金容仙一起在金容仙家的阁楼里写词,第一句歌词,是文星伊写出来的。
“请看看我吧,因为有你我才能发光。”
太阳不在了,星星强撑着闪耀了一年,过了今晚,星星可能就会坠落了吧。
演唱会之前,三个人像刚出道一样,把手重在一起,吼了一声哦咦。
今天演唱会的主题是初心。
因为金容仙不在,和音式的打招呼已经一年没用了,今天,文星伊说完i say 过后,台下的木木都一起唱了“mamamamamoo”
丁辉人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诶哟,wuli木木们。”
“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过了今晚我们就真的再见了。”
“我们就再也不是mamamoo了。”
“不”文星伊打断了丁辉人的话,“我们永远都是mamamoo,容仙欧尼,也是。”
Mamamoo是我们相遇的开始啊,我想要一辈子守护它。
“过了今晚,欧尼们都会做什么呢。”
“啊..这个啊…辉人和黑金会在今年年底推出组合2YG,至于我呢,可能会做一个幕后制作人吧,剧透一下,2YG的出道曲是我写的哦。”
和木木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开心的,虽然中间有好多次她们三个都忍不住落泪。
“内,现在是最后一首歌了……”
“《星风花太阳》”
这首歌,是写给她们四个的,星风花太阳的故事,要告一段落了。
演唱会结束,后台,经纪人欧尼,工作人员,她们三个,哭成了一片。
文星伊一个人来到了厕所,里面隐隐约约的有哭泣声,她还没来得及感叹木木们的不容易,就被这哭声的熟悉感给震惊了。
“金容仙!”
文星伊感觉她全身上下都在颤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生气还是高兴。
“你出来!”
“飘里...”
厕所里出来一个人,脸上满是泪痕。
文星伊看着眼前这个伤害过自己但是自己深爱着的人。忍不住给她擦干泪水,将她拥入怀中。
“为什么要走...”
“回来好不好,我们继续。”
“对不起飘里...我恐怕...”
“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
金容仙推开文星伊向卫生间外面跑去,文星伊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走好不好,只有太阳在,星星才能发光.”
金容仙慢慢地掰开文星伊的手指。
“但是
星星和太阳是永远不会见面的.”
第一次写虐文kkk
纯属虚构😂

那天课间,金容仙看见一群女生找文星伊问题,心里特别难受,就故意找另一个男生问题,文星伊突然走过来很凶地拽着金容仙的手,然后抵在墙上说:“干什么呢嗯?有说有笑的。”金容仙当时特理直气壮:“我就问了几道题”文星伊说:“你老公理综全年级第一你问他?”金容仙说:“那是道文综的题。”文星伊好像被气笑了,说:“你老公文综也是第二呢好吧。”金容仙当时开始心虚:“你那不忙着吗,有这么多美女作伴。”文星伊就回头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强吻壁咚,金容仙一下就心虚了,赶紧推开文星伊说:“你干嘛,这么多人看着呢。”文星伊说:“金容仙,听好了,从今往后,你的文综,我教,你的理综,我教,赚钱养家我来,洗衣做饭我包,还有......”说完趴到了金容仙耳边,“上你。”

改了一个小杂段kkk
很早以前我在空间里面看到的超甜的梗

纪念第一次被老福特屏蔽。
来自曦月的标准烂尾KKK
这篇的BGM是女帝的all night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了freestyle吧
来自边缘写手的悲哀。

日常小脑洞(传闻中的星咖啡馆)


“孩子们,公司有一个单人电台的计划,你们谁来。”慧琳欧尼看着眼前这四个平常聚在一起玩得很嗨的小疯子,每当说有一个人要单独参加综艺时,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罕见的尴尬。
“so...”文星伊一开始就认定金容仙是单人综艺的最佳人选,毕竟那些证也不是白拿的,金容仙真的很会活跃气氛,每次在mamamoo的车上,第一个嗨起来的总是她,之前金容仙参加我结,虽然没有成员们,她还是做得很好。
“选moonbyul吧。”文星伊的lar还没出口,就被金容仙的大嗓门堵了回去,“既然是电台,就一定要找声音好听的人去,玟星的说话声音更有磁性,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辉人和慧真有意见吗?”慧琳欧尼从来都很信任金容仙的选择。
“没有。”
“那星伊你想一想电台的名字,明天之前想好名字去找代表。”
练习结束后,文星伊一把拉住金容仙的手臂:“yepa,为什么是我。”
“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嘛,而且星你需要锻炼。”金容仙一直知道文星伊没有太多自信,而且特别害怕自己一个人做事,只有和成员们在一起时她才会有最开朗的一面,不过里面也有自己的一点私心。
“欧尼该不会是想听我的声音吧。”文星伊一语道破。
“咦。。。油腻。”
“那欧尼要为此付出点代价哦。”
“什么代价?”
“帮我想电台名字。”
“传闻中的星咖啡馆。”金容仙脱口而出,说真的,自己一直有想让瓢里做电台的想法,所以名字早就起好了。
“好像还不错呢,那欧尼我去找社长咯。”
接下来的这几天,文星伊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有的时候金容仙都有点后悔了。
文星伊没有陪金容仙的第N个下午。
“呀,好烦啊。”没有文星伊的这几天金容仙都是每天睡到下午,晚饭只吃拉面。
(慧琳欧尼的电话)
“慧...慧琳欧尼。”金容仙感觉这时候慧琳欧尼打电话来并不算一件太好的事情,自己最怕文星伊出什么乱子。
“容仙呐,你也知道文星伊这个孩子比较内向,而且第一次一个人做旁边还有一堆人围着肯定会很尴尬,要不你做点行动......”
“慧琳欧尼,星直播的时候我会陪着她的。”
“不需要,我想让你来调节一下气氛,中途有一个跟粉丝通话的环节,你扮演一个粉丝吧,那天你也不要去练习室了,记得要写一封信。”
写...写信啊,金容仙很是苦恼:“不行,不能写太有感情的信万一让瓢里更沉默怎么办。”
金容仙用尽了自己毕生本来就不多的语文功底,硬生生的装成了一个高中生,写的语言吗,跟文星伊一样,油腻。
(第二天早上。。。)
“欧尼啊,去练习室吧。”
今天是文星伊第一次做直播的日子,虽然平时很疲惫,今天的文星伊还是紧张得五点就起来了。
“不,瓢里你自己去啦,欧尼今天有事的咯。”
“可是......”金容仙还没等文星伊说完就挂了电话。文星伊一脸黑线地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明明今天是自己第一天直播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陪自己。
闷闷不乐地来到练习室,练舞蹈和rap都是心不在焉,盼望着那个人的到来,可是练习室门口一直都没有出现她的身影。
“星伊,去直播啦。”慧琳欧尼看着文星伊这幅失落的样子也猜到了一半,文星伊呀,你就等着乐吧。
调整好心态,文星伊开始了今天的直播,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很尴尬,这时文星伊又开始想那个人,如果容仙欧尼在该多好啊。
这时评论里有人说mamamoo成员有一位在看直播
容仙欧尼!
文星伊内心一阵窃喜,没想到金容仙直接评论了一句:请说solar我爱你。
鼻子肌肉升高后,文星伊毫不犹豫地做了,还比了小心心。
知道了金容仙在看,文星伊就愈发地认真,下一个环节是与粉丝通话,那个粉丝叫仙海。仙海?跟容仙欧尼好配哦。再看看仙海写的信。星伊欧尼是我的全部。咦,饭随爱豆,跟我一样油腻。
文星伊没想到的是,在接通饭的电话几秒钟后,自己就通过呼吸猜出了是金容仙,在确认那封信真的是金容仙写的后,文星伊又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
金容仙说,
文星伊,
是金容仙的全部。
第三篇小脑洞💚
wuli Yong Kong Byul Kong要到Hong Kong去录制综艺咯🌙⭐

MAMA入围两项!
祝贺我妈木!
油罗本快刷起来吧!
真的想看到四个小疯子站在MAMA的领奖台上呢💗

日常小脑洞
关于姐妹梗
(某一签售会上)
对于容or星来说,对方是什么呢?
文星伊看到这个问题就很兴奋,拿着笔就写了一堆,但金容仙对于这个问题很是苦恼。
写什么好呢,该不会直接写my love或者恋人吧...为了mamamoo她们两使劲在掩饰自己的关系,什么情侣物品,度蜜月啊,最后都必须说成友情。
偷偷地瞄了一眼文星伊,只见那孩子写了一个soulmate。不错嘛,挺符合她们的关系,但是金容仙却想起了昔日的泰西,不行不行不能写soulmate。
一番深思熟虑过后,金容仙写下了两个字“姐妹”。是的,特别简单的姐妹,金容仙明白如果文星伊这小孩知道后肯定会闹脾气,说不定还会吵一架,但是现在除了姐妹,她找不到更好的借口,况且这两个字,她思考了好久,写得特别认真,文星伊应该会明白她的心的。
“颂乐欧尼你写了什么啊。”文星伊看来写了很多的样子,然后高高兴兴跑过来找他的容仙欧尼。
“额...咳咳,没写什么啊。”金容仙立马交出了纸条。
“姐妹?”文星伊在金容仙递出去的一瞬间还是看到了,但她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把金容仙抱进了后台。
“咚!”文星伊将金容仙按在墙上,一只手抵住她背后的墙壁:“为什么是姐妹。”
金容仙别过头去。
文星伊把金容仙的脸转过来,眼里明显有了怒气:“说,为什么是姐妹。”
金容仙看文星伊真的生气了,眼睛里露出了无辜的神情:“我又不知道写什么嘛,这又不是真的,我们瓢里应该不会在意的吧。”
文星伊看到金容仙的眼神就心软了,但是还有一点小傲娇:“我不管,下次遇到这种问题就是不能写姐妹,写fan也好。”
金容仙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结果文星伊却一直记在心里。
上个月金容仙到文星伊家里来,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找大发,正和大发玩的起劲,文星伊在旁边说:“大发和阿姨要好好地玩哦,爸爸去做饭了。”
金容仙听到这句话就纳闷了,不是麻麻吗,怎么就变成阿姨了?
文星伊也是理直气壮:“我们是姐妹啊。”
前几天是中秋节,文星伊家里又养了一只小狗叫幸运,金容仙第一时间就去看了,小幸运特别可爱,金容仙那天心情特好,还穿了文星伊的睡衣让文星伊拍了张照。晚上就看到文星伊发官咖了。
大家中秋节快乐
是大发的妹妹——幸运
是星儿的欧尼——容仙
又是欧尼,金容仙快要烦死了,文星伊就这么记仇吗,忍不住给文星伊打电话,结果那家伙开口就是。
“喂?容仙欧尼。”
“呀,文星伊以后不许叫我欧尼。”
“是欧尼自己说我们是姐妹的啊。”
“说了不许叫我欧尼。”
气冲冲地挂了电话,直冲文星伊家。
“容仙xi。”
“怎么不叫我欧尼了?”
文星伊倒是没说话,嘴角轻轻上扬,捧住金容仙的头,吻住了她的唇。
“废话,哪有姐妹这样干的。”
“我们,是恋人啊。”
又是小短篇~~~
被日月狗们玩坏了的姐妹梗我也来凑热闹咯啊哈哈

日常小脑洞(关于吵架)

文星伊最近又作死了。
自己那天跑完行程太累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藏了一个月的容仙欧尼的crocs暴露了。
同样因为跑行程而累死的金容仙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找了一个月的crocs居然一直被文星伊藏着瞬间就炸毛了。
“呀!文星伊!没事藏我的crocs干嘛?”
文星伊本来心情也烦,被这样一说,也炸了。
“我藏了又怎么样,也不知道哪个笨蛋找了一个月都没在自己床底找到。”
“你说谁笨蛋呢。”
“说你怎么了。”
吵着吵着两个人就扭打在一块,最后金容仙摔门而去。
“喂?黑金呐,今晚我要到你和辉人家住一下。”
正在看电视的安慧真和郑辉人面面相觑,完了,这两欧尼又闹矛盾了。
过了一会金容仙鼓着脸颊肉走进来了。
“欧尼,给你炒年糕。”
“谢谢黑金呐,我们忙内果然比那个文星伊好多了。”
“那欧尼先吃,我和辉人进去玩咯。”然后华莎就拽着辉人走了。
进到卧室之后,2yg相对无言,叹了口气,“先给玟星欧尼打电话。”
“瓢里欧尼。”
“辉人呐。”文星伊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
“欧尼不要喝酒啦,明天还有行程呢。”
“容仙欧尼在你们那里吧。”
“嗯在,瓢里欧尼,你......”
“在就好。”
文星伊挂了电话,拎起旁边的空酒瓶,自己在金容仙离开的那一下就后悔了,明明是自己藏的容仙的crocs,明明就是自己的错,还跟容仙吵。文星伊你真是没用啊,但是去这么快认错会不会很没有面子,于是自己就坐在地板上借酒消愁。
第二天,去公演的路上,mamamoo的车子上异常安静,经纪人欧尼用脚趾想也知道,金容仙和文星伊又吵架了。
这场公演,安慧真和郑辉人也是该帮的忙都帮了,比如说在大叔玩笑的时候安慧真故意往后倒让日月对视,结果她俩总是对视一秒就移开。
金容仙或许是一个可以冷战很久的女人,但是文星伊是耐不住寂寞的,就这么几天,她就去找金容仙求和了。
“容仙欧尼~我给你买了炒年糕哦。”
“颂乐xi今天真漂亮。”
但是金女王也是一个有脾气的女人,还是不肯原谅文星伊,就让文星伊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
10.1号在台湾有purple party,所以mamamoo又有了海外行程。文星伊是特别喜欢海外行程的,每次海外行程自己就能和金容仙睡一张床了,这次自己已经和两个忙内商量好了,我就不信哄不回来金容仙。
“solar欧尼,玟星欧尼我们先上去了。”在金容仙还没来得及感叹酒店的大的时候,安慧真和郑辉人已经拿着一张房卡上去了。
金容仙无奈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一张卡和旁边那个一脸痴汉笑看着自己的人,拎着行李走了上去,文星伊也就像个跟屁虫一样紧跟着金容仙。
将行李拖进房间的金容仙正准备关门,一只手就把门抵住了。
“你来干什么。”金容仙明知故问。
“那我住哪儿。”文星伊一脸无赖地将自己的行李也拖进房间。
金容仙想都不用想也知道经纪人欧尼订的一定是大床房,但也只好让文星伊跟着自己进去。文星伊一见到大床房开心得鼻肌都出来了。
“我去找辉人她们拍拍立得。”金容仙又准备往外面走去,却被文星伊一把抱住。
“容仙欧尼还是不原谅瓢里呢,而且欧尼找辉人她们那我怎么办呐。”
金容仙使劲想挣开文星伊的怀抱,但是文星伊抱的死死的。
“文星伊,三秒钟时间放开,给你一次机会。1——”
金容仙一还没数完,文星伊就放开了,她家容多尼说给她一次机会唉。
金容仙看文星伊表现的不错,就从行李箱里拿出自己的白纱裙睡衣:“诺,穿上让我拍一张拍立得就原谅你。”
文星伊看到那件衣服瞬间石化,老娘可是大总攻唉,但是为了讨好老婆,大总攻也只能屈服。
扭扭捏捏地换上,文星伊脸涨得通红。
“瓢里啊,摆个pose。”于是文星伊费劲千辛万苦做了一个十分少女的动作。
照片出来之后,金容仙十分满意地笑了:“星公主啊星公主。”
文星伊一把抢过金容仙手上的照片,几笔签了名,把它丢进了那一堆拍立得里,“不许私藏。”
“呀,文星伊,你。。。”
“反正你现在都原谅我了,以后这些照片一定只给你拍,我的女朋友。”
“还有,这件衣服,可否穿给你男朋友看看呢。”
“换就换。”容多尼一时兴起也就接过了文星伊刚脱下的睡衣。
金容仙换上过后文星伊眼睛都直了,果然还是容多尼身材好。走过去强吻住金容仙的嘴唇,手开始在她背后不安分的游走:“容仙欧尼,为了哄你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呢。”
“其实我......很好哄的,而且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瓢里的。”
第一次发文
我的渣文笔......

星狗跳gashina了😷
大日月最近虐的狠
嘤嘤嘤日月狗只好拿点旧糖来啃了😭😭😭@